主页 > G哇生活 >当我无意间发现那艘古老残破的飞艇,我知道,我的梦想就在眼前… >

当我无意间发现那艘古老残破的飞艇,我知道,我的梦想就在眼前…

发表于2020-07-09

当我无意间发现那艘古老残破的飞艇,我知道,我的梦想就在眼前…

我躲到安静的洞穴中。我不敢回去找妈妈和奶奶。妈妈一定会非常开心,她因为克里尔人失去了丈夫,非常害怕看到我踏上相同的命运。奶奶……她会叫我战斗。

可是要战斗什幺?军队又不要我。

我觉得自己像个蠢蛋。一直以来,我都告诉自己会成为飞行员,而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我的老师这些年来一定都在私底下嘲笑我。

我穿过一个不熟悉的洞穴,这里是我探险的外缘,距离伊格尼斯有数小时路程。然而难堪和愤怒的感觉仍然笼罩着我。

我真是个白癡。

我在一处地底峭壁的边缘跪下,用两根手指轻触手掌,启动了爸爸的手环。手环发出了更明亮的光线。奶奶说我们带了这些东西来到狄崔特斯,这些都是以前人类太空舰队中探险家和战士所使用的设备。我不应该拥有这个,不过大家都以为这东西和我爸爸一起坠毁了。

我的手腕靠着峭壁的岩石,再一次用手指轻触手掌──手环可感应这个动作──这项指令放出了一条固定在岩石上的能量绳,将我的手环连接到石头上。

三指轻触的指令让装置伸出了更多绳索。藉由这样,我就可以手里抓着绳子爬过岩架,让自己下降到底部。到了底下以后,我再用两根手指轻触,让固定在上方岩石的绳子鬆开,迅速收回手环装置中。我不知道这是怎幺运作的,只知道我必须一、两个月充电一次,而我会偷偷把装置插到洞穴里的电源线上。

我爬进一个充满了科尔迪蘑菇的洞穴。这种蘑菇有腐臭味,但是可以吃──而且老鼠很爱。这里是最好的猎场。我关掉我的灯光,安静等待,注意聆听动静。

我向来就不怕黑。这种环境会让我想起奶奶教我的练习,让我往上飘向会唱歌的星星。如果你是战士,就不能害怕黑暗。而我是一位战士。

我是……我要成为……成为飞行员……

我往上看,试图推开那些失落。结果,我飞了起来。往星星去。我又再一次觉得自己听见了某种声音的呼唤—像是一阵遥远的笛声。

附近的一阵刮擦声让我回过神来。是老鼠爪子碰到岩石的声音。我举起矛枪,让熟悉的动作带领自己,然后让光绳发出少量的光。

那只老鼠惊慌地转身面向我。我的手指在扳机上颤抖,在老鼠仓促跑开时,我并没有按下去。这有什幺关係?我真的要继续这样过活,当成什幺事都没发生过?

通常,探险能让我的心不去想複杂的事。但今天那些事情一直烦扰着我,就像鞋子里有颗石头。记得吗?记得妳的梦想刚才被偷走了吗?

我的感觉就跟爸爸刚死时那几天一样。每一分一秒,每一件事物,每一个字,都会让我想起他,想起在我体内突然出现的那个空洞。

我叹了口气,把光绳的一端繫在矛上,再将光绳设定为固定在下个碰触到的东西上。我往后瞄準另一处峭壁的顶端发射,把没有重量的发光绳索固定住。往上爬时,矛枪在我背后的繫带中发出喀嚓声。

小时候,我会想像爸爸在坠机时活了下来,被囚禁在这些无尽未知的地道中。我想像自己救了他,就像是奶奶故事中的主角。吉尔伽美什、圣女贞德或是泰山。一位英雄。

洞穴轻微颤动着,彷彿被激怒,尘土也从洞穴顶部落下。地表上发生了撞击。

真接近,我心想。我已经爬了这幺远?我拿出手绘的小地图本。我已经在这里满久了,至少几个小时。我在前几个洞穴那里睡了一觉……

我查看光绳上的时间。夜晚来了又去,此刻已接近中午,也就是测试的日子—测试在晚上举行。也许我应该回去了。要是我没参加测试,妈妈和奶奶都会担心的。

但管他的测试,我这幺想,同时也想着那种被拒于门外的愤慨。我再往上爬,挤过一个小洞,进入了另一条地道。在这种地方,就这幺一次,我的体型终于是种优势了。

另一阵撞击撼动着洞穴。有这幺多碎片掉落时还要爬上地表,实在是很蠢。但我才不在乎。我觉得自己不顾一切。我觉得几乎听到有某种东西在驱使我往前。我一直爬,最后到了顶部的一处裂缝。光线从那里照进来,有一种均匀、毫无生气的感觉—白色太多,橘色不够。又冷又乾的空气也吹了进来,这是好现象。我把背包推到前方,然后扭动身体通过裂缝,来到了光线下。

地表。我抬起头,再次看见了天空。这种景象总是能让我惊奇不已。

远处有一具天灯照亮陆地上的一部分,不过我的人几乎都在阴影中。

就在上方,天空闪耀着,下起了碎片雨,发光的线条有如割痕。一组由三架侦察级星式战机构成的编队飞过那里,正在侦查。掉落的碎片通常是船舰毁坏的零件或是其他太空废弃物垃圾,也许可以搜刮到有价值的东西。不过碎片雨会让我们的雷达显示变得一片杂乱,而且有可能掩护了克里尔人的入侵。

我站在蓝灰色的尘土中,让仰望天空引起的敬畏感流遍全身,感受风吹过脸颊的特殊触感。我爬上来的地方接近艾尔塔基地,看得见它就在一段距离之外,可能只需要步行三十分钟左右就到。既然克里尔人已经知道我们在哪里,基地就没有必要再隐藏,因此也从隐蔽的掩体扩建成好几栋大型建筑,还加上了围墙、防空火砲,以及用来防止碎片破坏建物的隐形护盾。

围墙外面,有好几群人在一小片带状地区上照料树木和田地,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他们到底在那里做什幺?真的想在这种布满尘土的地面上种植食物吗?

我不敢靠近。守卫会把我当成从远处洞穴来的拾荒者。然而,那些田地的鲜绿色和基地的坚固围墙相当引人注目。艾尔塔是证明我们决心的不朽之作。三个世代以来,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就像老鼠和游牧民族一样生活着,可是我们再也不会躲藏了。

星式战机的飞行轨迹朝着艾尔塔而去,我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把妳的眼界提高一点,爸爸这幺说过。要看见某种更伟大的东西……

这让我变成了什幺样子?

我把背包和矛枪挂到肩上,然后往另一个方向走。我去过附近另一条通道,想要再探索一些,这样就可以把地图上的某些部分连接起来。可惜的是,我到达的时候,发现通道的开口完全坍塌了。

一些太空垃圾在不远处坠落,喷发起一阵烟尘。我抬起头,看见上方有少数更小型的碎片正在下坠,那些燃烧的金属碎片……

正往我这里来。

可恶!

我往原来的方向狂奔。

不。不……!周围发出隆隆声,我还感觉到正在接近的那些碎片发出的高温。

那里!我发现地表上的一个小小洞穴开口—一部分是裂缝,一部分是洞口。我扑上前,整个人滑行进去。

后方传来一阵巨大的碰撞声,似乎整个星球都在震动。我忙乱地启动了光绳,在掉入一团混乱时用手掌拍击某块岩石。光绳连接着壁面,让我的下坠猛然停止,岩石碎片和小石头从我的身旁掠过。整个洞穴都在晃。

接着,一切慢慢平静下来。我眨掉眼睛中的灰尘,发现自己正被光绳悬吊在一个小洞穴的中央,大概有十至十五公尺。我的背包不知道在哪里,一只手臂也严重擦伤了。

很好。真是好极了,思苹瑟。这就是妳耍脾气的后果。我的头在抽痛,让我发出呻吟,接着我轻触手掌伸长光绳,让自己下降到地面。

我扑通一声落下,气喘吁吁。虽然远处听起来还有其他的撞击声,不过已经逐渐变少。

我摇摇晃晃,终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好不容易在附近某处碎石堆中找到突出的背包背带。我拉出背包,检查里面的水壶和地图。两样似乎都没受损。

但我的矛枪就没这幺好运。虽然找到了握把,可是其他部分不见了,大概埋在土石堆里了吧。

我重重倒在一块岩石上。我知道我不应该在碎片坠落时上去地表的。这可以说是我自找的。

一阵扒抓声从附近传来。是老鼠吗?我立刻举起矛枪的握把,后来又觉得实在太蠢了。不过,我还是勉强站起来,把背包挂到一边肩膀上,然后提高手环的亮度。有个影子躲了开去,我稍微跛着脚跟上。说不定我可以在这里找到另一条路。

我举高手环,照亮了一个小洞穴,地面到顶部的距离很高。前面某个东西反射着我的光线。金属?也许是其中一条水管?

我走过去,脑袋花了一段时间才明白眼睛看到了什幺。

那个东西停在洞穴的角落,被碎石包围着──是一艘飞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