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哇生活 >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 >

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

发表于2020-07-09
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当我死时余光中留无限惆怅

余光中一生笔耕不辍,着作等身,从1948年发表第一首诗开始,先后出版诗歌、散文、评论和翻译着作五十多部,在海峡两岸和香港出版的着作超过70种。

余光中最广为人知的他的诗作《乡愁》,这首诗最打动人心的地方,就是把作者自己的奔波迁徙和亲人的聚散离合与时代的变迁紧密地结合起来,唤起无数人切身的体会和感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也代表了所有像他一样从中国大陆迁往台湾的人的心声。

乡愁看似淡淡的,却浓烈无比。他曾说:“乡愁这个东西并不是回乡就解,乡愁加上时间与加上文化的意义,就不只是地理的空间。”

他曾以“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形容自己漂泊世界的身份变迁。

他说:“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我出生在南京,父亲是泉州人,抗战时期又在重庆住了几年。要问我的故乡字哪里,其实很简单,我就是一个中国人。”“我是台湾作家,我也是南京作家,也可以说是福建作家,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我是中国作家』!”、“我的血管是黄河的支流/中国是我的中国。”

一生漂泊 情繫中国 

余光中的新诗选用字句浅白易懂,描摹景象栩栩如生,而其论战文字却又具浓厚有批判性意味,曾参与现代诗论战与乡土文学论战。

回顾文坛,余光中一生获奖无数,作家夏志清曾说,余光中所嚮往的中国并不是台湾,也不是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而是唐诗中洋溢着『菊香与兰香』的中国”;作家黄维樑曾称他“用紫色笔写诗,用金色笔写散文,用黑色笔写评论,用红色笔编辑文学作品,用蓝色笔翻译”;其新诗颇具远名,作家陶杰曾称他为用中国文字意象之第一人。

享寿九十的余光中,曾写过新诗《当我死时》,并在文中提到“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等字句,彰显其一生志向及心愿。

余光中一生投注文学创作,作品气势始终波澜壮阔,但随着年纪渐增,身型却愈发孱弱,终于还是走向了人生尽头,等待着乡愁再次将他载向远方。

未夺诺奖不遗憾 光荣被民族接受

以余光中的影响力,文坛咸认他早该摘下诺贝尔桂冠荣耀。在他的八十寿宴上,九歌出版社发行人蔡文甫发不平之鸣,建议政府文建会效法日本有计划将台湾作家引进瑞典,第一个该摘奖的便是余光中。余光中听了却豁达表示:“一个作家能被自己的民族接受,便是最大光荣!”

“右手写诗,左手写文”的余光中,近年也爱好简讯文学,曾创作“不要再买了。LV,只是Love的一半”等名句,以幽默笔触描绘现代生活感触。一生创作不辍直到最后一刻,对于如何保持源源不绝的灵感?他曾表示:“只要对生命保持敏感,题材就不会匮乏;只要对语言保持敏锐,文字就不会粗糙。”

坚持手写创作的乐趣

坚持手写创作的余光中以爬格子为乐,作品即使长达三千字,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书写也是一种乐趣”,他说,手写的比电脑印的更有“温度”,也更能打动人心;透过笔画的转折,可以让手脑更加协调,“用手写字对脑好”。

样样都能写 一生读不尽大书

与余光中认识近40年的中央大学文学院长、台湾文学馆前馆长李瑞腾说,余光中在诗的进程“与1949年后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同步,是文学史最直接的见证者,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文学成就方面,东华大学华文系主任须文蔚指,“余光中是我一生读不尽的一本大书,无论在现代诗、评论、翻译与人格上,都是”。

幽默笔触“LV只是Love的一半”

曾和余光中合编诗选的作家、明道大学中国文学系兼任讲座教授萧水顺(萧萧)说,余光中是个开放的诗人,诗作题材从抒情、知性甚至情色、古典、浪漫的意象都有,他无一不尝试,也没有什幺动植物不能写。如果编一部“分类诗选”,他没有哪类不能列入。 

余光中不仅在各文学领域都有作品,手机简讯风行的时代,他参与台湾大哥大简讯文学奖的评审时,曾示範许多经典作品。除了“LV,只是Love的一半”外,他还曾写下“母亲,感谢你送我的这一副牙齿,一直耐用至今,否则这世界我怎幺消化得了”;“私德犹如内衣,髒不髒自己明白。声誉犹如外套,美不美别人评定”;“粉丝只合成群,知音一定独立。粉丝不嫌其多,知音不嫌其少。粉丝是虚荣的消耗品,知音是自信的救济品。知音,是未来预付的掌声”。

讲情不讲理 夫妻恩爱61年

余光中28岁与小他3岁的远房表妹范我存结婚,两人结縭61年,去年欢庆钻石婚,余光中曾透露美满婚姻心得是“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两人育有四千金,他曾说过家有“四千金”此生无憾。

4个女儿都杰出

对两人结婚多年几乎没吵过架,范我存曾说因两人都是童年逃难,历经抗战、内战,余光中也笑说“我们是抗战儿女”,对很多东西都比较珍惜,加上兴趣与价值观相近,才能维繫深情。夫妻住在高雄爱河旁的河堤社区,常携手在河畔散步,成为爱河美丽的一道风景。

与余光中夫妇熟识的中山大学音乐系教授李美文说:“余老师是很有个性的人,师母包容度大”,是很了不起的女性,两人是彼此的头号粉丝,也让余光中留下《咪咪的眼睛》、《珍珠项鍊》、《三生石》等多首以妻子为灵感的诗作。

余光中的4个女儿都遗传到他的艺术与文学素养,长女珊珊是艺术评论家,现定居美国纽约;次女幼珊曾任教中山大学外文系,现已退休;三女佩珊学行销,在东海大学企管系任教;小女季珊留法学广告设计,还为余光中翻译的王尔德剧作《理想丈夫》设计封面。

选婿有条件 须精通中文

余光中疼爱女儿,曾为文《我的四个假想敌》,感叹身为父亲恐成为女儿交男友时的作战对象,展现幽默的一面。 

他在《我的四个假想敌》中提到,对父亲来说,世界上没有东西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的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丈人对女婿只有一点要求:中文必须精通。因为“中文不通,将祸吾孙!”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一头

大陆在那头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

之间,枕我的头颅,白髮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关广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了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恆,剎那,剎那,永恆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

在剎那,在永恆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採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桨,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白玉苦瓜

似醒似睡,缓缓的柔光里

似悠悠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再是涩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

哪一年的丰收像一口要吸尽

古中国餵了又喂的乳浆

完美的圆腻啊酣然而饱

那触觉、不断向外膨胀

充满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翘着当日的新鲜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舆图

小时候不知道将它叠起

一任推开那无穷无尽

硕大似记忆母亲,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还是大幸这婴孩

锺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过,马蹄踩过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一丝伤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犹带着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熟着,一个自足的宇宙

饱满而不虞腐烂,一只仙果

不产在仙山,产在人间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为你换胎的那手,那巧婉

千睇万睐将你引渡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一首歌,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

被永恆引渡,成果而甘

当我死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