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鲜生活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发表于2020-07-09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1968年的某天早晨,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回神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熟悉的地方:人在舞台上面前有麦克风,台下站着一群青少年。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表演,而且支支吾吾连话也说不清楚。这群青少年对眼前这位摇滚巨星并不感兴趣,甚至在私底下嘲笑他,吉米‧罕醉克斯最后只好尴尬羞愧地匆匆离场。究竟发生了什幺事?

  时间回到1968年初,吉米‧罕醉克斯打算趁着两张专辑取得成功和备受媒体和乐迷吹捧为吉他之神的态势,计划在美国进行大型巡迴演出。在此之前,他和乐团虽然曾至美国巡迴,但始终没有到吉米‧罕醉克斯的故乡西雅图表演过,于是便决定今年要回故乡演出。儘管公布和宣传时间非常突然,但同年2月12日在西雅图中央体育馆(现名为钥匙球场)的演出依然销售一空。

  吉米‧罕醉克斯最后一次回西雅图已经是1961年的事了。从高中辍学后吉米‧罕醉克斯便进入美国陆军服役,1961年从军队光荣退伍后他回到家乡,身穿军装在城里与老朋友聚会,并花时间陪伴父亲与十三岁的弟弟。自那之后,吉米‧罕醉克斯成为伴奏乐手,走访各地的「Chitlin’ Circuit」(种族隔离时期非裔音乐家的表演场所)演出,最后在伦敦组建了三人摇滚乐团「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他在乐团成员诺尔‧瑞丁(Noel Redding)和米契‧米切尔(Mitch Mitchell)的支持下,这支乐团在1967年掀起一股热潮,人们亲眼见证了迷幻摇滚之王的吉他技巧、〈Purple Haze〉的动人旋律和他疯狂的现场演出。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七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1968年回到故乡的吉米‧罕醉克斯,早已不是那个1961年在西雅图度过青春岁月的年轻人。据报导指出,吉米‧罕醉克斯对西雅图充满着複杂的情感:他对父亲能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感到有点不安(他向记者提到自己害怕父亲可能会想剪掉他的头髮),同时也渴望得到故乡的认同。

  因此,吉米‧罕醉克斯向巡迴主办人帕特‧欧戴(Pat O'Day)提议,他想在故乡做些特别的事。儘管西雅图演出只短暂停留一天(隔天晚上洛杉矶还有另一场演出),但吉米‧罕醉克斯似乎非常想回到当年被退学的高中,为母校举办免费音乐演出。

  帕特‧欧戴在2011年时回忆说:「他对我说『帕特,你能让我到加菲尔德高中的集会吗?你知道虽然他们把我踢出了校园,但我想参加集会并表演音乐。』」于是,帕特顺了吉米的意思,联络加菲尔德高中的管理层并达成协议:取消原本的校内动员集会(pep rally),改成乐团「Jimi Hendrix Experience」在晨间集会为1,200名学生表演音乐,时间则在西雅图中央体育馆演出后的隔天早上进行。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吉米‧罕醉克斯和随行人员于2月12日在西雅图降落后,不仅受到粉丝和媒体的疯狂吹捧,也受到家人的热烈欢迎。他讶异于父亲的热情态度,因为他真心为儿子的成名感到自豪。下午时,吉米‧罕醉克斯回到父亲家里与弟弟相聚连络感情,还送给他一把吉他,并邀请他在晚上演出前来后台参观。

  当晚,吉米‧罕醉克斯的家人和朋友站在第一排,与数以千计的当地乐迷共同欣赏表演,而Jimi Hendrix Experience的音乐也不负众望响彻了整个西雅图。演出结束后,开心至极的吉米‧罕醉克斯随即在饭店套房举行庆祝派对与大伙玩起喝酒游戏,这个决定也让他熬夜和宿醉。

  隔天早上,原定计划完全变调:集会规模比预期中来得小、帕特叫不醒另外两名乐团成员诺尔和米契,也没找到可以载运乐器设备的卡车。最令人头痛的是吉米‧罕醉克斯还在宿醉,身心状况完全无法演出。时任加菲尔德高中校长法兰克‧菲德勒(Frank Fidler)回忆说:「他没有能力,或者说没有办法表演,甚至连说话也有困难。」

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我会写下一首歌:Jimi Hendrix尴

  为了挽救集会不变成闹剧,帕特‧欧戴提议将音乐演出改为吉米‧罕醉克斯与学生互动的问答交流。虽然乐迷可能会认为这是非常好的福利,但事实上当天参加集会的学生并不多。此外,大多数学生为非裔也是个问题:虽然吉米‧罕醉克斯同为非裔,但他的音乐经常藉由白人主导的摇滚电台宣传,且通常被黑人聆听的蓝调电台忽略,因此大多数学生基本上不太确定自己眼前这个嬉皮是谁。

  无论吉米‧罕醉克斯再大也毫无助益,面对这群不太知道他是谁的学生,他充其量只是个睡眠不足、宿醉、两眼无神的怪人。吉米‧罕醉克斯在集会上回忆自己的高中时期,简短含糊地叙述往事。例如高中对他来说已经是两千年前的事,他写的〈Purple Haze〉跟学校的代表色有关等等。

  当啦啦队长问他平常如何创作写歌时,他诡异地答道:「现在,我要跟你们道别,走出校门坐进我的豪华礼车,然后到机场去。当我走出门后,集会就结束了,接着钟声就会响起。当我听见钟声响起时,我会写下一首歌。非常谢谢你的提问。」

  最后,这场集会不到五分钟便正式结束,原本希望风光回母校的心愿也以失败收场,只留下吉米‧罕醉克斯的宿醉不适、尴尬与遗憾。

上一篇: 下一篇: